西雅图记略(二)

    长期耳鬓厮磨在雾霾之都,突然看到久违了的蓝天,忍不住举起相机想多拍几张,正好到路口抬起,看一辆右转的丰田霸道缓缓的停了下来,我诧异的看了看,快速的想英语“你丫找死”怎么说,但没见玻璃降下,也没听见任何人类的粗暴音,那霸道只是静静的等着,等着,少了它的霸气;我抬脚退回路基,它还在那儿等着,这回该轮到我骂了,你丫缺心眼,我都退回来了,你还不走?正好走在后面的陈陪生君赶了上来,抬腿就走,说,在美国要这么过马路,学着点,看他低头大步流星的穿过,我将信将疑的跟着,等我上了马路对面的路基,霸道那斯才慢悠悠起步;下一个路口,他又推着我如法炮制,并在以后的几天里,他都这么过马路,我真为他担心clip_image001;这么不担心受怕、左顾右盼的过马路方式,我始终没敢学会,我怕我回到五千年后的文明,如此过马路,会听不到那声美丽的“你丫找死”。

clip_image002

为了倒时差,陈培生君建议出去体验一下当地人的生活,主要是去一个叫Kerry Park的地方看夜景,为了深入美帝内部,我们选择了公共交通,城铁,对,就是从机场到东直门的快轨。我不大懂E文的,那哥俩鼓捣了半天才从售票机里搞出三张票来。

clip_image003

到乘车的地方一看,开放式的,没有机器检票,也没有人查票,一辆老旧的机车关门停着,车上稀稀拉拉几个人,像是要开走了的样子;我们站在机车旁边等待下一辆,这时候,从机车头下来一老头,示意我们上车,车门是关着的?哈 ,车门有一大大的绿色按钮,按一下,居然门开了。

一路上,森林下的别墅。

clip_image004clip_image005

城铁调度站

clip_image006

在进城过程中,我发现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在西雅图市区,地铁和公共汽车共用一条线路,后来一次坐公交,印证了这一点,55路到大学路站,有很长一部分和地铁重复,公交也钻地铁洞?调度怎么办?有没有新闻报道说西雅图地铁和公交追尾?

可以走公交的地铁铁轨;下车了,怎么也没人查票,也没找到到检票的地方,顺利出站,Next Freeclip_image001[1] 有人懂的?。

clip_image007

西洋景,马车和汽车同行;交警呢,这肯定是特权人物,他们不敢管clip_image001[2]

clip_image008

这楼的顶层有和百荣或鼎好一样的摊饭,不用先充电子卷,差不多10$一份,有能听懂大陆话的台湾饭,真心的咸,难吃死了。等,灯灯灯 瞪。。。老丁出场。

clip_image009

吃饭填足之后,准备坐公交去Kerry Park看夜景;一番导航指南针定位,转了几个圈之后,终于找到了13路公交站,具说2路也到。说实话,西雅图的公交真不好等,期间听他们俩讲了几个等车的故事,在这个冰凉的夜色里,三个大老爷们,毫无诗意的蹦蹦跳跳半个小时,也没等来13路,绝望时返回,发现车来了,一通狂追,幸好我们从小都练有这等功夫。

clip_image010

以前听他们说,在美帝坐车下车时要拉绳的,果真是。

clip_image011clip_image012

好像不懂拉绳,我们坐过了站,好像是酒吧一条街,三里屯?

clip_image013

一番导航指南针定位,终于走到了Kerry Park,说是叫Park,其实也就一块小绿地,据说很多关于西雅图的电影里都会出现这个视角。但远处的夜景真心的漂亮,油画里丝一般的背景,静谧而安详,我在想,在灯火通明的喧嚣下,米国人民,你们幸福吗?记得年少时,曾热血沸腾、信心百倍想解救你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呢。公园里人很少,这么浪漫的地方,几个男人,有点煞风景;如果想拍夜景人像,记着带上三角架。

clip_image014

clip_image015

晚上返回酒店时,李靖南君请了我们酒。

clip_image016

这一夜,睡得很香,无梦。。。。